极地探索之旅——北极格陵兰北京中学生考察纪实

  2009年7月26日,由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和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委员会联合组织的“北极格陵兰北京中学生考察队”一行26人圆满地完成了对北极格陵兰地区为期12天的科学考察。
   此次考察队由科学考察经验丰富的中国科学院高登义老师担任考察队的科学顾问,成员包括北京四中、五中和101中学三所学校的师生共23人。
   在为期十多天科考过程中,同学们乘坐与挪威著名科学探险家南森(Eva Nansen)于1893-1896年进行北极探险考察所用的同一型号的MS FRAM考察船,考察了北极格陵兰西海岸北纬66度40分到北纬72度附近的地区。



此次乘坐的MS FRAM考察船

 


2009年北京中学生北极格陵兰考察区域图


  在此次考察活动中,同学们就“北极格陵兰与北京植物对比观测研究”;“北极格陵兰土著居民的历史调查”;“认识北极地区冰雪世界有绿洲的原因”;“认识气候变暖对北极冰雪的影响”;“北极格陵兰西部海域鲸的习性调查与拍摄”;“北极格陵兰西海岸蚊虫习性调查” 等科学问题,对格陵兰地区的自然地理风貌、人文景观和风俗习惯进行了综合考察。

  访问格陵兰建筑结构中心

  此次考察首先访问了格陵兰建筑结构中心(The Building Constraction Centre in Greenland, the Department of Civil Engineering at the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enmark(丹麦技术大学的民用技术系格陵兰建筑结构中心)。该中心负责人Jokum Moller教授向同学们介绍了格陵兰建筑结构中心的工作和学生学习情况,特别是介绍了在格陵兰低温条件下房屋的建筑结构问题;同学们对于北极低温条件下的房屋特殊结构非常有兴趣,与报告人进行了热烈的交流与讨论。



同学们与Moller教授讨论适宜于北极气候的房屋结构问题

 

  访问格陵兰北极站
  7月18日,考察船到达Qeqertarsuaq岛,Qeqertarsuaq在格陵兰语言中该词是“大岛”的意思,它既是岛名,也是城市名,该岛又叫Disco岛(Disco是欧洲狩猎者的语言)。考察队对岛上的Arctic station(北极站,哥本哈根大学的格陵兰分校))做了访问并进行学术交流。
  北极站的负责人Outi Maria Trevo为同学们介绍了该站的主要研究工作——即从事Disco Bay的鲸(whales)行为的观测研究,还特别介绍了一种长度不足半厘米的熊鱼(bear fish),生活在冰水中,在100摄氏度以上高温条件下仍然能够生存。



Trevo站长介绍因纽特人如何捕鲸

 


Trevo站长介绍北极的特殊小动物-熊鱼


  Disco湾寻巨鲸
  为了让同学们进一步了解鲸鱼,考察队在Disco湾对鲸鱼进行了实地观察。Disco湾又叫“鲸湾”,有很多鲸鱼生活在这个区域,在1700-1946年期间,曾经捕获过10000多头鲸。在这片鲸鱼出没的海域,同学们开始了追摄鲸鱼的活动。
  北京四中的刘博文同学,日夜蹲守在甲板上外,还向船上的随船科学家和有经验的船员多方打听,以了解鲸的习性和活动规律,终于拍到了清晰而美丽的鲸鱼在大海中喷水和翻腾的照片,并在船上宣讲了“北极格陵兰西海岸鲸的习性及其拍摄调查实践”的题目,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pDisco湾的巨鲸(刘博文拍摄)

  追寻因纽特人
  在格陵兰的Uummannaq城,同学们就“因纽特人的发展历史”走访了当地的因纽特人,并与他们渡过了美好而又愉快的时光,双方互赠礼品并拍照留恋。


因纽特人自制的鱼干


同学们和主人一起合影留念


   为了进一步了解因纽特人的发展历史,同学们多方寻访,终于找到了能够用英文交流的因纽特人和一位长久居住格陵兰的法国人。从他们那里,学生们调查到了一些有关因纽特人发展历史和迁徙途径的材料。根据调查加上格陵兰西海岸有利于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初步认为,因纽特人的祖先很可能是蒙古民族经过白令海峡-北美洲来到格陵兰岛的。


同学们与一对因纽特人夫妇交流


同学们与一位常住格陵兰的法国人交流


  接近冰川与冰山

  7月19日,考察船到达Eqip Sermia。Eqip Sermia是一条冰川的名字,它是很多探险家对格陵兰冰盖探险的起始点,其中之一是著名的法国冰川学家Paul Emile Victor。

  Eqip Sermia冰川地区蚊虫较多,每个驾驶员的双手和头部都被包得严严实实,就连眼睛也被风镜包裹起来,北京四中秦老师就拍到了偌大的蚊虫。而同学更是不顾蚊虫的侵饶,坐在冰川岸边,欣赏这一生难得一见的壮观景色。

 


小艇驾驶员全身包裹严阵以待蚊虫侵袭


不顾蚊虫过分“亲近”留驻欣赏大冰川

 

  7月21日,考察船到达Ilulissat。Ilulissat是格陵兰语,意思是冰山(icebergs in Greenlandic)。这些冰山的冰源来自Sermeg Kujalleq冰川,这个冰川每天移动19米左右,最近几年退缩最快。

 


Sermeg Kujalleq冰川近50年来变化

 

  在Ilulissat,如洗的天空、碧蓝的海水,高低错落的冰山融入从冰山上脱落下来的破碎浮冰之中,大家为这浩瀚的冰山与浮冰惊叹,情不自禁地拍照,有人还拿出五星红旗合影留念。

 


高低错落的冰山镶嵌于浮冰之中


同学们在大风中展开五星红旗

 

  冰山与浮冰与湛蓝的天空配合,那奇特形状的冰山与其在碧蓝海水中的倒影呼应,再与那星星点点的荷叶浮冰相衬托,越看越美。队员们“疯狂”拍照,多数人直拍到存储卡用尽才罢休。

 


荷花池里迎仙舟


碧波荡漾

 

  冰雪世界的绿洲

  7月21日,考察队徒步到冰山湾的东海岸,即格陵的兰西海岸,这里可以说是格陵兰的一片绿洲。学生沿途采集植物标本,颇有收获。从采集的植物标本中,不难看出,在格陵兰西海岸的自然环境与斯匹兹卑尔根岛的自然景观非常相似。这里同样有雪绒花、蘑菇、北极柳、蒲公英和其他高等植物。据资料分析,在格陵兰西海岸的相对暖流带来了该区域气温在夏季平均达到18℃,与斯匹兹卑尔根岛因受北大西洋暖流影响的气候情况相近,因而自然景观比较相似。

 


北京四中马老师在格陵兰西海岸采集植物标本


北京四中秦老师带领同学在格陵兰西海岸采集植物标本


北极格陵兰西海岸的雪绒花

 

  攀登格陵兰冰盖

  攀登格陵兰冰盖是此次考察活动的高潮。前往格陵兰冰盖沿途的风景让人仿佛回到了三四十年前的青藏高原,无论从路况和地貌都比较相似,那路边遗弃的美国飞机残骸见证了格陵兰开开拓者的艰辛足迹;快接近格陵兰冰盖时,巨大冰川漂砾物则显示了格陵兰冰盖上冰川运动的剧烈。

 


1968年美国飞机的残骸是格陵兰开垦者的见证


随处看见的冰川漂砾反映了格陵兰冰盖的剧烈运动


攀登北极格陵兰冰盖

 

  格陵兰冰盖是此次活动的最后一站,同学们怀着依依惜别的情绪离开了格陵兰。

  总的来说,这次北极格陵兰北京中学生考察活,是我国国内组织的第一次具有探索目的中学生北极探险活动,对今后中小学生的科学考察活动有着极大的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