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察途中遇险,队员躲过劫难-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常务理事王方辰

今年夏天,我参加了横断山研究会组织的"为中国找水"活动,走完四大江河源头之后,由于疏忽大意在藏北强渡色林错涉水时出现险情,我乘坐的越野车在小河中沉没,车上3名科考队员及时离车,整个过程有惊无险,教训惨痛。

2010年8月10日,7名考察队员考察完长江、黄河、澜沧江及怒江之后,分别乘坐3辆越野车继续西行,前往西藏第二大湖色林错进行综合科学考察。在沿着色林错干涸的湖盆边缘准备涉过扎嘉藏布进入湖口进行观测时,队长杨勇驾驶的头车误入退水后残留的水道暗沟沉没。杨勇从车窗爬逃出,我和藏族翻译被后车队员砸碎后窗玻璃救出,车载的全部仪器设备、地图资料、手记文字资料、电脑、摄录像器材、营地用具全部随车沉没。

在数千公里的考察途中,探险科考队员驾车涉水渡过的大河不计其数,各类沼泽、泥潭、宽阔河床﹑冰碛沟、滑坡带﹑泥石流全部领教一个遍。由于疏忽大意和错判河况,导致在小河沟发生灭顶之灾的重大事故!看着很不起眼的小河沟水深竟然深超过5米,险些夺去我们几个队友的生命。

我们的越野车误入河沟初期,跟在后面的队友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陷车,慢条斯理的拉扯拖车绳,准备用之前的救车程序进行救援。说是迟那时快,眨眼间车头忽然下沉,驾驶室也开始进水,站在岸上拍摄纪录片的大志与扬帆才意识到车轮并没有触底,而是暂时的漂浮。此时车中的杨勇、王方辰与达瓦还没有做出任何逃生的举动,依然忙着将科考资料从前往后挪。从驾驶室进水到车辆没顶也就在两分钟之间。队长杨勇一侧的车窗是打开的,他爬出驾驶室观望情况以解险情时,不料此河水矿化度极高,致使车内电器全部短路,车门窗被牢牢锁死,等他转过头想去拉车内队员时车辆已只剩后车窗露在水面上。后车队员袁晓锦立即扑入水中试图拉开水下的车门但告失败,于是袁晓锦大声呼喊:快拿钢钎!钢钎!王众志赶快抄起钢钎递了过去。后窗玻璃砸碎了,我与藏族翻译达瓦才得以爬出完全沉没的车辆!尽管我自幼水性较好,但此时我已处在溺水边缘。由于湖面海拔接近5000米,本来就缺氧,加上冰川融水水温度很低,冷水一击禁不住要咳嗽,一旦咳嗽必然呛水!被困尽管不到两分钟,但其危险程度是显而易见的。

我们上岸之后,队长杨勇依然呆呆地站在已经沉没后的车顶之上,以惋惜和无奈的目光望着水里不时冒出的气泡及不断浮起来到轻装备而叹息……前段我们考察的所有成果全部葬身河中,3台笔记本电脑、三个人拍摄的一万余张珍贵数码照片、四套高档数码相机、GPS、激光测距仪、罗盘、望远镜等全部设备都遭盐碱水腐蚀报废。这个打击对于队长杨勇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值得庆幸的是,尽管损失惨重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生死只在一瞬间,我们这次的高原生态科学考察只是想将高原现状客观真实地展示给大家,以求唤起人们的环保意识,呼吁人们自觉保护环境,尽管深入探究大自然奥秘的代价如此高昂,我们这些有责任心的百姓也要倾命去做。我们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缺少探险、冒险和献身精神,这是人类不断进步的原动力!只要百姓齐动员,环境现状能改变,只要全民齐动手,生态环境会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