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逸畴--我们怎样发现了雅鲁藏布大峡谷
  1973年,中科院对青藏高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9月中旬第一阶段任务结束后,所有科考人员在拉萨集结,打算回去。这时孙鸿烈队长找我、关志华、何希吾、章铭陶、郑锡澜等,一共八个人,说在藏东南的科考完成后,发现雅鲁藏布大峡谷还是个空白,从古到今,中国人还没有谁考察过,让我们组成一个小组进去考察一下。
  我们从拉萨去了西藏米林县派乡,雇了十几个民工,帮我们拿物资和设备。我们不认识路,事实上也基本上没有什么路,我们找到了当地的猎人,让他们带我们进去。几天后,我们到达一个叫大渡卡的村庄,看到了南迦巴瓦峰。非常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非常壮丽,感觉无比圣洁。大家显得很激动,有人都欢呼起来。这时我发现南迦巴瓦峰的西坡挂着一条灰白色的冰川,特别想去看看。
  第二天我们专门去了距离南迦巴瓦峰更近的格嘎村,带了几个向导和保护人员就爬到冰川上去了。测量了一下,冰川的末端海拔约2950米,冰体上面有许多杂乱无章的石头突出裸露出来,厚度约有100米左右。正当我们忙着测量砾石的时候,忽然民工大叫起来,很惊慌的样子。我一抬头,哎呀,西南面的石头后面出来一头一人多高的黑熊。大家都吓坏了,它离我们只有十几米远,而且已经朝这边冲过来,死活是一眨眼的事。幸亏带了几个保卫人员,他们向那只黑熊开了三枪,把它打死了。这是比较惊险的一次。
  后面的考察中我们发现这条冰川是不连续的,有好几段空白区,当时觉得很奇怪。直到83年,我又和冰川学家张文敬去了一次,才证实这是中国首次发现的跃动冰川。它的断裂来自于1950年8月15号的一次8.5级的大地震,即历史上有名的墨脱大地震,在这次地震中,这条冰川剧烈跃动,断为六段,其中末端飞过了下面的直白村,落入雅鲁藏布江。直白村因此被夷为平地,全村100多人全部遇难,只有一位老婆婆因为躲进了地窖才得以幸免。
   队里的地质学家郑锡澜是最辛苦的,因为是搞地质的,走到一个地方就要敲敲打打,找石块作标本,装进自己的大背包里。有些人的包都是越背越小,他的包却越背越大。有一天上午,我正在他旁边观察地貌,偶然听到他小声叫了一下“咦,这个石头不一般”。后来知道他发现的是超基性岩体。这种石头是地壳深处的物质一下子裸露到地表而形成的,它一发现,说明雅鲁藏布大峡谷是大断裂带,地质构造极为复杂。
  我们的行进很慢,泥石流、雪崩等等,好多情况都意想不到,路上除了野兽以外,马蜂窝也很多。搞水工的鲍世恒,我叫他老鲍,有一次不小心碰了一个,出来好多大马蜂,被蜇的满头是包。磕磕碰碰的,走了18天,最后来到了一个叫白马狗熊的地方。两边都是悬崖绝壁,中间是江水急流,根本过不去。问向导,他们说打猎时走到这里已经无法再走,除非翻过附近的西兴拉山,绕个大圈子,才能到大峡谷下游。本来绕个路不算什么,但这个时候的西兴拉山早已大雪封山了,根本没法走。偏偏这个时候物资也快告罄了,再往前就没吃的了。大家在一起商量,这次探险考察就在此中止了。
  在中国人来说,对雅鲁藏布大峡谷的科学考察,获得了非常宝贵的资料,因为这是第一次。第二年,我们又考察了峡谷的墨脱河段。随后又有许多次陆续不断的全程考察。到1994年,我和高登义、李渤生等科学家,把历次考察所获得的确切数据和当时的世界第一大峡谷——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作了比较。经论证,雅鲁藏布大峡谷在各主要方面,明显大于后者。当之无愧,雅鲁藏布大峡谷为世界第一大峡谷。

  杨逸畴简介:杨逸畴,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地理地貌学家,科学探险家,前后20次上青藏高原、8次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5次深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进行科学考察工作。 (讲述/杨逸畴 采访整理/吕永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