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河--徒步千里冰原
  (导语)1989年7月28日, 秦大河和其他“国际横穿南极考察队”队员们从南极半岛的顶端出发,由西向东,开始了他们的艰险征途。这支考察队由中、美、苏、英、法5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日本各派一名人员组成,在科考之外,旨在唤起国际社会对地球上最后一块原始大陆的珍爱和关注。

  最终他们克服了极大的困难和危险,在历时7个多月, 跋涉5984公里之后,1990年3月3日,“国际横穿南极考察队”的6名成员终于到达了前苏联和平站。在这次科学考察中,秦大河共采了800多瓶雪样, 搜集了大量有关南极洲冰川、气候、环境的资料,圆满完成了从南极半岛经南极点至和平站的雪层大剖面的观测任务,也由此成为徒步横穿南极的第一位中国人。如今就让我们听秦老讲述当年那些少为人知的故事,感受他带给我们的启迪。
  说到横穿南极,那都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那年我42岁。当时中国南极的科学考察可能刚刚开始,我们国家在南极俱乐部里是一个新的成员,而我呢非常有幸是中国早期被派到海外进行国际合作南极合作研究的科学家之一。后来中国开展了自己的南极科学考察,在长城站以后又在中山站建立了科学考察站,所以我就没有放掉,而是积极的争取吧,获得了这次机会,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国家这方面的科学研究。
  徒步考察从出发到结束220多天,如果加上两头的话时间更长一些。它开始于南极半岛的最北端,从拉丝冰架经过南极半岛、经过南极点、经过最著名的俄罗斯东方站到俄罗斯的和平站结束,全长将近6000公里,历时220多天。当然在现在也是一个最长的行程,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保持着记录。
  这个过程谈不上惊险吧,但是却是非常严酷。因为南极洲的总面积大概将近是一千四百万平方公里被冰雪覆盖,它的大陆边缘的年平均气温是零下10多度零下20度,——是摄氏度,后面我们说的都是摄氏度。虽然边缘温度低一些,但(南极)内陆的环境年平均温度可以达到零下50、60度。我们选择了南极洲的夏季最暖期间穿过最冷的地区,即便如此,我们遇到的最冷的温度还达到零下49.5度。温度低得可怕吧?我说非常可怕。零下25度再加刮风一般人都承受不了。所以你看我的照片整个脸部都是冻伤,因为脸你没有办法把它整个捂起来。况且我们遇到的是零下40、50度这样的低温,而这样的温度下呢,我们就住了一层薄薄的帐篷一层布,这个帐篷里外的温差大概是10度,外面零下50度,里面就是零下40度,也很低。
  低温还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来解决,比如说通过丰富的野外经验保护我们的手我们的脚,以便不会被冻伤,同时也可以吃一些热量比较高的食物,增加你的热量。但是大风是非常可怕的。我们在这个中途、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在南极洲的边缘遇到的下降风带,能见度很差,有日本人差点走失,我们的狗也被冻死了。还好这不是我第一考察南极。我南极去过三次,每次都是越冬和横跨,每次都是最恶劣的条件下来工作的。第一次去南极差点让海冰卷走,那是1983年,而且我在那种环境要深入几百公里进行考察,从而得到了初步的经验。
  冰原上有很多冰隙、暗沟,几米、十几米深,掉下去就很麻烦,要是人的话不及时救就可能冻死了。可是这些缝隙、暗沟上面有一层雪,你还看不到,怎么办呢,只能用雪杖击冰探路,慢慢走。一旦遇上南极的暴风雪,能见度只有10多米,一天只能前进两三公里。
   在整个徒步行程中,当时的工作都是很枯燥乏味的。从你的生活、装备的准备,到各种器械和机械的准备和学习,包括通讯方面,都是非常平常的工作。以至于我们内部考察的机械化、车队食品的安放、都要你自己来考虑,否则你要是装不好,你就得天天吃土豆天天吃洋葱。你要装好的话,就可以吃得花样多一点。这些工作也都是很平常,微不足道的。
  至于我们的考察内容,比如采集雪样、承重、让它凝度、观察晶体的形状,还有其他测试等等,完全是普通的工作,但是你要把这6000公里的都做下来就不是很容易。所以我想这些微不足道吧,这些最一般的事情,你要拿出你全身的本事集中精力得以解决,这件事情不仅仅完全做完,还要求要做好。那么这些所有的最简单的事情做好,最后就结成一个非常好的成果。
   我也和很多年轻同志接触过,和一些青年学生接触过,其中也包括我的学生,他们都非常愿意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我只是想告诉青年人这么一点,所有大的事情和都是从最微不足道的工作做起,并持之以恒排除困难达到最后的成功的。我原先时候也是有很多的幻想,想一次做完,一步登天,但是我的工作告诉我和我的经验告诉我,那都是很不切实际的。你要把每一个字写好才会成为一个句子,各种句子的搭配的内涵非常好,那才是一篇好的文章,若干篇文章组合在一块,最后才会成为一个好的成果。

  秦大河简介: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地理学博士、冰川学家,世界气候研究计划之气候与冻圈计划专家指导委员会成员、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国家有突出贡献科学家。世界气象组织中国常任代表、国家气候委员会主任。1987年11月到1989年1月,在南极进行长达一年多的科学考察。1989年7月,作为国际横穿南极科学考察队员之一,徒步横穿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