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尊重大自然是知天知己的前提
  今年夏天,北京大学山鹰社5名队员在攀登希夏帮马西峰中不幸因雪崩遇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各新闻媒体先后发布了采访报道,对此褒贬不一,各陈其词。其时,我正在北极科学考察,也曾收到几封电子信件要我发表评论。由于无时间了解事件的真实过程,一直难以对此评论。最近,比较仔细地阅读了相关报道材料后,作为一名多年从事登山气象研究和科学探险考察实践者,愿发表一点看法,与关注此事件的同仁探讨。
  对大自然的好奇心是科学家成功的开端 《百年诺贝尔科学奖启示录》一书在“大自然—最好的老师”一节中提到,“在100年来荣获诺贝尔奖的475名科学家中,大多数人在青少年时代都有过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经历,其中许多人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产生了探索大自然奥秘的向往,并由此走上了科学研究的道路。” 诸如,1975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澳大利亚裔英国化学家康福思,197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法裔美国医学家、内分泌学家吉尔曼,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日本化学家福井谦一,198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化学家切赫等,在他们的孩提时代,往往喜欢到原野和森林中采摘蘑菇和各种花草,到山区采集奇特的岩石标本,到海边去欣赏海浪……大自然中的动物、星辰、云彩甚至雨雪,都使他们感到奥妙无比,充满了好奇心。1989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化学家切赫说,由于他学生时代对大自然的爱好引导他选择科学研究作为终生的事业。
  可见,学生时代有序地从事登山等野外活动是引导学生热爱科学事业的有益途径之一。
  可亲可畏的大自然 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日本化学家福井谦一先生在给中国青少年的信中说:我希望青少年们知道我所走过的学问之路,是一条尊重自然的路,大自然对于我来讲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老师,同时也是令人无比敬畏的客观存在。以福井谦一先生为代表的国际知名科学家成功之路表明,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代表的我国大学生登山活动,应该是培养青年人接近大自然,认识大自然,热爱大自然,从而有志于自然科学研究的一条有益途径。因此,有序地在大学生中开展包括登山活动在内的接近大自然的野外活动,是非常有益的。这是大自然的“可亲”之处。
  当然,无论是登山、飘流、穿越沙漠、热气球飘飞……野外活动,对于大学生而言,都应该是一种接近自然、认识自然,并在认识自然过程中逐渐认识自我,寻求自我与大自然之间的最佳结合点,从而逐渐在上述野外活动中减少风险,增加成功率,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增添热爱自然科学事业、尊重大自然规律的信念。一旦我们不认识自然规律或不尊重自然规律时,一旦我们没有找到自己与大自然之间的最佳结合点时,我们在从事上述野外探险活动中,大自然就变得“可畏”了。
  尊重大自然是认识大自然的前提 正如福井谦一先生所说,大自然对于我来讲是一个不可缺少的老师,同时也是令人无比敬畏的客观存在。联想到最近北京大学山鹰社5位同学不幸遭遇山难一事,从科学界前辈的金玉良言中不难得到应有的启迪:山地自然规律客观存在,人人必须尊重它;但人人必须知道,欲尊重大自然,首先必须接近、了解大自然,在了解大自然的过程中逐渐了解自己,才能做到真心地尊重大自然。登山者应该明白,在喜马拉雅山脉宜于登山的季节,当你选择到利于攀登的好天气时段时,在你身体状况等客观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蓝天白云下的多彩多姿的山地世界中漫游,呼吸着山地自然的新鲜空气,时而出没于茂密的森林中识别树种,时而漫步在山花烂漫的草地上辨认奇花异草,时而穿行于阿娜多姿的冰塔林里欣赏千姿百态的冰雕世界,此时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达到了美好无比的境界,此时的大自然的确是人们的良师益友。然而,当大学生们利用自己的暑期去攀登希夏帮马峰时,人与自然之间己经埋藏了第一个不协调,那就是大自然的登山季节与大学生的可登山时段不协调;其次,不甚了解喜马拉雅山脉自然特点的大学生在缺乏了解当地自然特征的优秀登山家指导的前提下,难免做出不尊重大自然的行为,这是人与自然的第二个不协调……凡此种种,都是忘记了大自然又是无比敬畏的客观存在(诸如雪崩、大风等)之必然结果。
  从攀登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及其东段的气象条件来看,雨季(7-8月)是不宜于攀登的,尤其是对于业余的大学生登山爱好者来说,其难度和危险性就更大了。当然,这并不是说在7-8月就不能在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和东段从事登山活动;只要充分了解并尊重喜马拉雅山地的自然特点,以亲近山地自然并接受山地自然的熏陶为宗旨,在优秀登山家指导下,不刻意追求登山的高度,可进可退,顺其自然,当无大忌。我国登山界前辈王富洲先生最近在“新浪”网上就北大山鹰社5位同学不幸遭遇山难的专题谈话值得我们年青的登山爱好者反覆回味。
  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说,对于大学生登山队,尤其是像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知名学府的学生登山队,更要明确从事登山活动的目标。如果同学们利用暑假期间从事登山活动的目标着眼于“接近并亲近山地自然,认识并尊重山地自然规律,认识并尊重自身条件,寻找自我与大自然之间的最佳结合点,投入山地自然的怀抱,呼吸山地自然的空气,接受山地自然的熏陶,由喜爱山地自然走向探索科学奥秘和人生真谛的道路。”在大学中如此地开展登山活动可谓是“有序”的,也应该是非常有益的。
  我为北京大学山鹰社5位同学不幸遭遇“山难”深表哀悼和惋惜,希望这样的山难事件不要再发生,希望北京大学山鹰社、清华大学登山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学探险协会等学校的热爱科学探险的朋友们从中总结和吸取经验教训,把我国青少年的科学探险活动有序地开展起来。诚恳地希望新闻界朋友们不要指责这些年青人,作为年长者和领导者,我们应做什么自我批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