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气象知识与天气预报
   登山是人们亲近大自然、认识大自然并逐渐认识自我的极好途径。登山是人们户外休闲的活动形式之一,也是人们体育锻炼的一种极好方式。登山爱好者除了必须具备登山方面的体育知识和医学知识外,还必须了解与登山有关的气象知识,了解与气象有关的自然规律,遵循这些规律来安排登山活动,才能达到上述目的。在世界最高峰登山更应该如此。
   一般说来,登山爱好者在制订自己的登山计划时必须了解登山地区的气候状况和天气条件,以及与上述气候状况和天气条件有关的自然规律。
   登山者若要制订攀登珠峰的计划,更应了解珠峰地区的天气气候规律。
   珠峰南北气候不同
   横亘于青藏高原南缘的喜马拉雅山脉,北面为世界最高大的青藏高原,南面为印度平原。当西南季风把印度洋的暖湿空气向北输送时,受喜马拉雅山脉屏障作用的影响,山脉南北的气候和自然景观迥然不同。珠峰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是喜马拉雅山脉的最高部分,对于印度洋暖湿空气的屏障作用更为显著。以降水为例,在珠峰南侧,多站多年降水平均为2000-3000毫米,为其北侧多站多年平均降水量的7-8倍。与此相应,珠峰南北的气候带和自然带也差异颇大。在珠峰南侧,随着海拔高度增加,人们可以见到从山地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带到高山冰雪带的各种气候带和自然带,而北侧却只能见到从高原寒冷半干旱草原带到高山冰雪带的三个气候带和自然带。
   珠峰南北攀登气象条件不同
   珠峰南北气候和自然带的迥然不同给登山者在南北坡攀登带来不同的机遇。从南坡攀登顶峰的主要危险是大雪与雪崩带来的生命威胁,尤其是在海拔5000-6000米的雪崩区;从北坡攀登顶峰的主要危险是大风带来的冻伤和生命威胁,特别是在海拔7400米以上。
   在1975年以前,从珠峰南北两侧攀登顶峰的成功者共有17次,其中,从北坡攀登顶峰的成功者只有两次。以北坡攀登顶峰成功的天气条件来看,8000-9000米高度的高空风速在12-18米/秒,无降水或微量降水。以南坡攀登顶峰成功的天气条件来看,在15次中有6次无降水,5次微量(0.0mm)降水,其余4次为1-2mm降水,但8000-9000米高度的风速却有8次在20-36米/秒,其余7次在20米/秒以下。在1975年以前从南坡突击顶峰失败的有6次,突击顶峰的起始高度为8200-8600米,6次失败中有5次的天气条件为大雪,降水量为13-98mm,8000-9000米高度风速不大,均在20米/秒以下,只有1972年11月15日登顶失败的天气条件是无降水、大风,8000-9000米高度的风速达到26-46米/秒。在1975年5月6日从北坡8600米突击顶峰失败的天气条件为无降水、大风,8000-9000米高度风速为20-24米/秒。由上可见,在珠峰南侧,攀登成功的重要天气条件是无降水或微量降水,而北坡登顶成功的重要天气条件是小风(8000-9000米高度的风速小于20米/秒);相反,南坡登顶失败的关键是大雪,北坡登顶失败的主要天气条件是大风(8000-9000米高度的风速大于20米//秒)。
   以1960年5月26日印度登山队从南坡攀登顶峰失败和1975年5月6-7日中国登山队从北坡攀登顶峰失败为例。
   1960年5月26日,印度登山队从南坡8600m营地突击顶峰失败。5月26日,珠峰南北两侧8-9千米风速小于16m/s,风速宜于登顶,南侧日降水量为16mm,北侧为0.1mm。印度气象学家Neddngadi和Srinivasan于1964年在《印度气象与地球物理学报》上发表论文“季风暴发与珠峰探险”中指出:“1960年5月26-30日的大雪是由Baig. Gyon Simgh 领导的印度第一次珠峰探险失败的原因。5月26日登山队最后突击珠峰顶峰时,击败他们的是大雪,并不是风。”中国登山队的王富洲等在25日登顶成功、25-26日下山途中,山上下雪,但他们仍安全返回。上述例子表明,在南坡攀登珠峰必须降水小,若降水大于5mm,即使高空风速宜于登顶,也很难成功。
   1975年5月5日,中国登山队16人到达8600m营地,5月6-7日两天突击顶峰末成功。据突击队副队长大平措说,“当时,风太大,我们无法接近第二台阶;我们先后几次想在第二台阶上架起金属梯通过,但都被大风刮回来了。”5月6-7日,珠峰8-9千米的风速为22-24m/s,晴天。
   正确选择登山季节
   珠峰山区气候知识主要应包括雨季的起始与结束时间,海拔7000m以上的高空风变化情况以及不同海拔高度的地面风速的日变化情况。了解珠峰雨季的始末时间主要是为了安排珠峰登山计划,登山时段应尽力避开雨季,选择旱季。了解珠峰海拔7000m以上的高空风变化情况对于从北坡攀登珠峰更为重要。根据我国登山家的经验,在珠峰地区登山应选择海拔7000-9000m风速小于7级风的季节。前面提到的气候状况是登山者选择珠峰登山季节的重要气象依据。了解山区地面风速的日变化情况主要是为了每天登山的时间安排。
   珠峰北侧地区的雨季时段为6月中旬—9月上旬,其中以7-8月降水量最大。珠峰地区海拔7000-9000m高空风速的季节变化主要决定于副热带西风急流带(亦称“南支西风急流带”)的变化,副热带西风急流带所处的位置即是出现大风的位置。据统计,珠峰上空(7000—9000m)的风速在1—3月和11—12月最大,一般不宜于攀登。综合上述两个条件,在从珠峰北侧攀登顶峰的登山季节以4月下旬至6月上旬、9月中旬至10月上旬为最好。
   扬起哈达暗示风云
   藏族同胞崇敬“第三女神”,每年都要来到珠峰北坡绒布寺朝拜,献上心爱的哈达,乞求女神降福人类。有传说,每到明月之夜,在献给女神的哈达中,最真诚奉献者的哈达会冉冉升起,系在女神头顶,随风飘动,宛如挂在顶峰的一面旗帜,故曰“旗云” 。人们看到的挂在珠峰顶上随风飘动的“旗云”,正是若干年来无数真诚奉献者的哈达所组成。“旗云”并不是日夜出现。只有当“第三女神”需要向人们提示时,她才扬起哈达,以不同的舞姿暗示珠峰山上风云的变化。若朝山者心诚志坚,聪明睿智,便能从“旗云”的千姿百态中领悟风云的变化,遵照“第三女神”的示意,审时度势,登上峰顶。否则,若不按“第三女神”的示意,一意孤行,必将受到惩罚,不能接近峰顶。
   神话传说固然是传说,但其中却暗藏着传说者不明白的科学真谛。我在珠峰地区度过了8个春秋,仔细观测、记录和拍照了珠峰“旗云”的变化,领悟到了一些“第三女神”的示意,发现了“旗云”变化所蕴藏的点点科学奥秘。
   所谓“旗云”,那是在珠峰顶上不断生成的对流性的“积云”,受高空强风的影响,随风飘动,波涛起伏;远望,宛如一面旗帜飘挂在峰顶,故曰“旗云”。
   在我国,最早在书面上提出珠穆朗玛峰“旗云”概念的是地理学界前辈徐近之先生。他在一本内部出版物中指出,“旗云”是“从珠穆朗玛峰东南面上升的潮湿气流和强烈的西风相遇时,山头遂有向东伸出的旗壮云。”
   8个春秋的观测研究表明,珠峰顶出现的“旗云”绝大部分是自西向东飘动,但当特殊天气系统来临时,“旗云”也会自东向西飘动。
   据多年观测研究,有利于珠峰顶出现“旗云”的条件至少有三个:
   1.一个孤立的高海拔的山头,
   2.山头有生成云的条件,
   3.山头有较强的风。
   从我们多次制作攀登珠峰的登顶天气预告中,我们认识到,珠峰顶上的“旗云”的确可称作“世界最高的风标”。
   首先,从珠峰“旗云”飘动的方向可以判断珠峰顶高度附近(海拔8-9千米)的风向;其次,从“旗云”顶部起伏波涛的状态可以估计高空风速的级别大小。
   细心观测研究珠峰的“旗云”变化与天气和天气系统的关系,我们发现,从珠峰“旗云”的状态不仅可以知道当天的天气,而且还可以预测未来1-2天内珠峰地区的天气状况。
   若“旗云”自西向东飘动,云的顶部平而光滑,并在离开峰顶后云顶高度逐渐下降时,高空西风风速在每秒20米以上,当日不宜于登顶活动。1975年5月5-7日,由登山家邬宗岳率领的突击队从8100-8600米攀登的过程中,峰顶的“旗云”正是呈现上述状态,8000-9000米的风速在每秒20-24米左右,邬宗岳不幸牺牲,攀登顶峰因大风阻挡而告失败。
   若“旗云”自西南向东北飘动,云顶起伏波动大,且其在离开峰顶后云顶高度逐渐上升,表明高空风速不超过15米/秒,当日还可以在7000米以上登山活动,但1天后会有高空西风槽来临,大风伴随降雪发生,2-3天内不宜于登顶活动。
   如果“旗云”自东向西飘动,表明高空有偏东风气流,未来1-3天内会有印度低压来临,带来大雪伴随小风的天气,一股不宜7400米以上的登山活动。然而,在珠峰北坡,对于熟悉登山地形和路径的登山家,也可利用这种小风而气温高的天气,在8600米以下从事登山活动,因为从北坡攀登顶峰的主要威胁是大风。1966年5月1-3日,登山家王富洲就是在这种天气条件下率领20来名登山队员安全完成8100米的运输任务的。据王富洲先生介绍,在8100米活动时,尽管飘着雪,但风小,气温高,中午可摘下手套工作;然而,在下山时要注意辨认登山路线,否则容易滑坠。
   如果在珠峰顶部的云很少,没有形成“旗云”,且云慢慢向东南方移动,表明高空有弱的西北气流,珠峰地区受西风带高压脊控制,当日和未来1-3天内为宜于登顶活动时期。
   科学家和登山家在珠峰地区生活与工作,朝夕与“第三女神”相处,天长日久,人们和第三女神之间逐渐了解,逐渐相知,逐渐建立了合作的默契。风雪交加的日子固然是“第三女神”的劫难日,晴空万里但“旗云”急速飘动之日,也是女神挺身斗恶风的时刻;“旗云”徐徐飘动,或在珠峰顶部的云垂直向上,太阳高挂天空,那是“第三女神”在欢迎我们。
   “狭管效应”带来大风
   “狭管效应”,是流体力学中的常见词汇,是指当流体在运动过程中,因通道突然变窄而产生的加速流动现象。珠峰北坡的“狭管效应”是什么意思呢?
   在珠峰北坡的东部,在海拔7400-7600米的地方,有一条狭窄的地形通道,是攀登珠峰最常采用的必经之路。这条狭窄的地形通道呈东西走向,每当西风或西北风盛行时,一旦强劲的西风吹入这条狭窄的通道,空气流动速度加快,致使风速加大。一般说来,在偏西北风的条件下,这儿的风速都要比相同高度的其它地方大1-2倍,登山者在这儿攀登时往往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或被大风阻挡不能前进,或被大风吹走登山包,或被寒风冻伤面部、四肢,严重时,大风可将登山者吹倒,坠入谷底深渊……
   1980年春,登山家王富洲率领一支日本登山队从北坡攀登珠峰,我率气象科考队在珠峰北坡大本营科学考察。
   有一天,登山家王富洲陪同日本登山队队长渡边兵力等来访问我,要我讲讲关于攀登珠峰的气象条件和预报问题。据王富洲介绍,渡边兵力先生曾率领日本登山队从南坡攀登珠峰,对从南坡攀登珠峰的气象条件比较了解,但对珠峰北坡的气象条件不了解,希望我讲讲在珠峰北坡攀登的气象条件。当我讲到从北坡攀登珠峰的主要威胁是大风,特别是海拔7400-7600米地形的“狭管效应”带来异常的大风时,渡边先生不以为然,认为雪崩才是对登山者的主要威胁。渡边兵力先生是日本登山界前辈,当时他已年近花甲,是我的长者,出于尊敬,我未辩解,只说“谨供参考”。
   几天后,中日队员组队向7600米营地攀登。从大本营高空测风资料可知,7500米高度为西北风,14米/秒。我告诉渡边先生,在7400-7600米高度处的风速估计可达每秒20米左右,请谨慎,注意安全!渡边兵力先生笑了笑,毫不在意。当中日双方登山队员到达7400米时,遇到了大风,队员们感到有7—8级风(相当于风速每秒17—22米),中方队员顶着大风把登山给养运到了7600米营地,日方队员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这段“狭管效应”区,被大风阻挡下山了。队员们返回大本营后,渡边先生带着好几个队员在王富洲陪同下又来找我,探讨从南北坡攀登珠峰的气象条件和预告问题,我自然毫无保留地作了详细介绍。谈完后,比我年长20来岁的渡边先生客气地向我鞠躬,口中不断地用英语说“谢谢”。看来,渡边老先生相信这个“狭管效应”了。
   背风波涛暗藏玄机
   人们知道,在北半球的冬季,在山脉迎风北坡寒冷而风大,背风南坡温暖而风小。然而,人们却不知道,在珠峰的背风一侧,却暗藏着奇妙玄机,有时能助你成功,有时能令你失败。
   来自登山实践的科学问题 1966年春,有两组登山队员先后在珠峰北坡7000—8000米高度活动。报话机里不时传来登山队员对天气的反映:“大本营,现在风很大,至少超过八、九级,无法行动。”过了几个小时,高山上又传来消息:“现在风突然减小了,只有三、四级,可以行动。”在1天内,先后传来了四次迥然不同的高山风速报告,时大时小,变化很大。
   对此,我和我的同行们都很奇怪:为什么呢?查阅有关文献,我怀疑是否与山地背风波动有关。
   1975年5月,是攀登珠峰的最好时段。一方面为保障登顶任务完成,二方面为探索登山队员提出的问题,我向登山队王富洲政委建议,每天施放6-8个探空气球,得到了他的支持。为此,我们气象组每天在绒布河谷施放6-8次无线电探空气球,每隔3-4小时施放一次。与此相同季节,我们在绒布河谷西侧山坡海拔5700米处连续8天施放“定高平飘”的探空气球,每天施放5次,每次在6000、8000、10000m三个不同高度上施放三个等高平飘气球,用以测量背风波动资料。
   可喜的科学成果 俗话说,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们千辛万苦在珠峰北坡取得的背风波动观测资料得到了非常满意的科学结果。
   原来,在珠峰北侧,当高空盛行西南风时,珠峰北坡地区上空7000-10000米高空内正处于背风波动区域,气流上下运动十分剧烈,波峰和波谷的高度差(即振幅)可达到1-2千米。波峰和波谷的时间差(即半周期)约为1-3小时。测得的最大振幅为2.2千米,气流最大下降速度为每小时450米,最大上升速度为每小时320米。在气流下降区城(即波峰到波谷区)的气压高,并伴有大风,最大风速达32米/秒;在气流上升区域(即波谷至波峰区)的气压低,伴有小风,最小风速仅5米/秒。背风波动是形成珠峰北坡的中小尺度低压和高压的原因。
   观测分析结果说明,登山队员在7000-8000米高度报告的风速突变情况确实存在,它是由于在珠峰北坡背风波动带来的结果。登山者在海拔7000m以上攀登珠峰时,若在珠峰上空盛行西南偏西风时,应根据背风波动可能带来高空风速短期剧烈变化的特点来安排登山计划。
   1990年春,中国科学探险协会和日本热气球协会合作,在珠峰西北侧施放热气球,执行“飞越珠峰科学探险”活动时,由于日方不听取我的关于“改变热气球施放点,避开希夏帮马峰带来背风波动威胁”的建议,就曾遭遇背风波谷中的下沉气流袭击,热气球很难从地面升起,最后以热气球坠毁、两人重伤的失败而告终。
   热岛效应改变急流
   珠峰的加热作用,除了温暖四周空气外,还会影响“南支西风急流中心”出现的高度。所谓“南支西风急流中心”是指位于北半球副热带上空西风风速最大的区域。春季,当“南支西风急流”从珠峰南侧向北侧移动时,其最大风速中心的高度在珠峰上空会下降1-2千米,即,在珠峰南侧,“南支西风急流中心”的平均高度约为海拔12千米,在珠峰上空,其中心的平均高度仅约海拔10千米;西风急流再往北移动时,其中心的平均高度又会升高到海拔11千米左右。可见,在春季,“南支西风急流中心”的平均高度在珠峰上空要比其南北两侧低1-2千米。
   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实际观测研究表明,春季,珠峰地表吸收太阳直接辐射的作用很强,使得其地表气温迅速升高,极大地改变了珠峰南北两侧的气温分布。众所周知,珠峰海拔高度接近9000米,因而使得珠峰南北两侧海拔5000-10000米高度内的气温随纬度的分布改变:珠峰与其北侧的气温差异增大,月平均气温差达到每1个纬度4-6摄氏度,即在海拔5000-10000米高度内,珠峰地区的月平均气温要比其北侧1个纬度地区的气温高出4-6摄氏度。这是一个非常异常的南北向气温分布。一般说来,在北半球中纬度,南北向的月平均气温差仅为每隔1纬度相差0.8度左右。根据“热成风”随高度分布的原理,若南北向气温差异大,则“热成风”风速随高度递增快,而这种南高北低的气温分布所产生的“热成风”为西风,因而,即西风风速随高度递增快,从而表现为最大西风风速出现高度,即西风急流中心高度,降低。
   科学家们把高山对于四周大气的加热作用,称为“热岛效应”,即把这些耸立于大气中的高山比喻为海洋中的热岛。
   珠峰的这种热岛效应,对于航空、登山和热气球飞行均有很大影响。飞机驾驶员和热气球乘坐者必须知道,当你经过珠峰上空时,你应该认真考虑这种特殊的风速分布,重新调整你的飞行路线。登山者必须知道,从北坡攀登珠峰顶,主要的威胁是大风带来冻伤和生命危机,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地面风速朝夕巨变
   1966年下半年,根据登山队员的实践经验,我统计分析了多年拉萨、定日和珠峰北侧大本营的地面和高空风资料。结果表明:春季,在青藏高原上,自海拔3600米至5000米,地面风速的日较差(即当地时间18时与06时地面风速之差)变化很大,即随着海拔高度升高,地面风速日较差迅速增大:在3600米处,地面风速日较差月平均仅为1.2米/秒,在海拔4300米为4.6米/秒,在海拔5000米已达5.8米/秒。它意味着海拔高度每升高1000米,地面风速日较差的月平均值增大3.3米/秒。若照此推论,在珠峰8000米以上的地面风速日较差可达14.5米/秒。这个推论固然不可确信,但从我国登山队员多次攀登珠峰的实践表明,在珠峰北坡,地面风速日较差随海拔高度迅速递增的现象的确存在。
   根据珠峰北坡上述特点,1966年底和1975年1月,我曾两次书面向国家登山队建议:“在登山季节(4月中旬至6月上旬),在珠峰北坡高山地区从事登山和考察活动时,一定要遵循近地面风速日变化特点,把《早出发,早宿营》的登山战术作为登山规则。尤其在宜于登顶的好天气时段,在8000m以上活动时,更应严格执行《早出发,早宿营》的登山规则,以凌晨4时至下午4时为宜。”
   中国登山队采纳了我的建议,规定攀登7000米以上高峰必须在早晨04点出发,16点宿营。
   “早出发,早宿营”的登山规则给我们气象组的工作增加了难度。当登山队员在7000米以上攀登时,气象组必须在02时前收到天气图资料,并于04时之前完成天气预报,提出今天登山活动的建议,向登山队领导汇报后,用对讲机传到山上。新的一天的登山活动从04时就开始了。
   风冷效应牢记在心
   在高海拔地区登山活动,除了适应地面风速日变化随高度迅速增加的规律而必须“早出发,早宿营”以外,登山者还必须了解大风与低温同时出现带来的严重危害。这里要介绍“风冷效应”和“风冷相当温度”(即“体感温度”)。所谓“风冷效应”是指因为大风而令人们更为寒冷的现象。“风冷相当温度”又叫“体感温度”,即,在相同气温条件下,风速越大,人们身体感觉的气温越低,这种与气象观测气温不相同的人体感觉气温叫“体感温度”。“体感温度”与气象观测温度差别巨大的原因是大风加速人体热量丧失于大气之中。据测定,当气温为摄氏0度时,若风速在2.5米/秒以下,“体感温度”与气温相同;若风速为10米/秒,“体感温度”为摄氏零下12度;风速20米/秒,“体感温度”为摄氏零下18度。若大气温度为摄氏零下15度,风速10米/秒,“体感温度”为摄氏零下30度。等等。
   一般说来,当“体感温度”低于摄氏零下30度时,登山者极易冻伤。在海拔7000m以上攀登,登山者常常会遇到摄氏零下15度、风速10米/秒的气条件,也就是说,登山者常常面临可能冻伤的气象条件,这是登山者必须谨惕的。
   河水径流日差很大
   一般说来,高山地区河水流量的日变化主要决定于冰川融水量的日变化,而冰川融水量的日变化又主要决定于气温的日变化。春夏秋三季,日出后,当阳光照射冰川表面时,冰川逐渐消融,涓涓流水慢慢汇入河谷,增加河水流量。在珠峰绒布河水流量中,67%左右来源于冰川融水。因此,高山河流的河水流量都在正午前很小,午后至傍晚时最大。
   登山爱好者无论在珠峰地区或其它高山地区活动时,若必须淌水过河,一定要在正午前通过,否则会被寒冷刺骨的冰川融水冲走,危及生命。
   作好登山天气预报
   自1966年以来,在参加珠峰、南迦巴瓦峰登山科学考察中,由于工作需要,我除了完成科学考察任务外,还先后参加了1966、1975和1980年的珠峰登山天气预报以及1983和1984年的南迦巴瓦峰登山天气预报,在登山天气预报实践中不断认识这些山区的特殊天气气候规律,并将这些初步认识再在登山天气预报实践中检验、提高,逐渐成为指导登山的天气气候规则。
   初为登山天气预报 1966年春,应中国登山队的邀请,我成了登山气象组一员,任副组长,协助组长彭光汉同志工作。在当年珠峰登山天气预报中,根据登山天气预报组的分工,我主要负责高空风预报,即预报珠峰7000、8000、9000m高度上的风向风速。
   珠峰位于北纬28度、东经87度附近。当时我想,要考虑中高纬度西风带东移和南下对珠峰上空风向风速变化的影响,选用的时间剖面图的地区必须位于珠峰西北侧。为此,我在300百帕等压面上选用沿东经75度和东经90度、北纬40度和30度的风向风速和高度的时间剖面图,制作了4个预报工具(后来发现,上述工具只考虑了珠峰西北侧的天气系统对珠峰的影响,并不全面,应该同时考虑珠峰西南侧的天气系统;为此,作了很大改进。)。1966年春,利用上述工具作了三次珠峰地区7000-9000m高度的高空风预报,1-2天的风速变化趋势基本可信,但风速的定量预报不准,也曾带来沉痛的教训。
   1966年4月21-22日,上述预报工具中显示,北支西风急流迅速南下,948位势什米等高线从北纬35度南下到北纬25度,一个25米/秒以上的大风中心自西北向东南移动。据此,在4月22日的天气会商中,我预报4月23日风速要加大,但加大多少,大风维持多少时间,我没有把握。讨论中,没有得到组内预报员的支持,我的预报没有列入气象组的预报结论中。4月23日,中国登山队副队长张俊岩同志正率领第二分队从7600m营地向8100m营地运送登山物资,为1967年春正式攀登珠峰准备。当日早晨,张副队长他们突然遇到大风袭击,在没有得到气象组预报的情况下率队下撤,在通过7600-7400m的“狭管效应”大风地段时,有4位队员的登山包被大风吹下山谷中,16位队员有不同程度的冻伤。当我和彭光汉组长一道去看望这些冻伤的队员们时,看着他们当中有人要被截去手指、脚趾,内心既悲痛又惭愧。我希望他们能批评我们,但他们都默默无言。当我和组长快离开时,一位受伤的老队员说话了:“我只担心明年的登顶任务能不能完成。”短短一句话,实际上表示了对我们气象预报组水平的担忧!“登山天气预报太重要了,它与登山队员性命攸关啊!”我心里很沉痛,立志要把登山天气预报水平提高!
   实践-认识-再实践 从1966年到1984年,我先后多次在喜马拉雅山脉地区从事登山天气预报,不断实践-认识-再实践,不断提高,先后发表了有关登山天气预报的论文三篇:1.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气象条件,2.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气象条件和预告,3.攀登南迦巴瓦峰的气象条件和预告。美国登山队和日本登山队在攀登珠峰和南迦巴瓦峰前曾向我讨要这些论文的复印件,作为登山中的天气预告参考书。当时,为了美国登山队便于阅读“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气象条件和预告”论文,我把这篇论文的图表说明和文章的大小目录都译成了英文。与此相应,我在1975、1980、1983、1984年在喜马拉雅山区所作的登山天气预告水平也逐渐提高。其中,在1984年春,我一人在南迦巴瓦峰大本营为中国登山队攀登南迦巴瓦峰制作登山天气预报,从雨季开始时段的气候(6个月)预测,春季登山好天气时段的长期(3个月)趋势预测,登顶好天气时段的超中期(7-10天)天气预报到1小时内的临近天气预报,都比较符合天气实况,曾被我国登山界誉为“登山天气预报的诸葛亮”。
   2003年5月11-21日,在“纪念人类登上珠峰50年”活动中,中国中央电视台与中国登山协会合作,电视直播了“澳的利2003,站在第三极”的攀登珠峰实况,中国登山队于5月21-22日先后两天登顶成功。我应邀作为此次直播活动的嘉宾,每天上午与节目主持人王小丫女士合作,在《珠峰气象站》节目中,预测末来1-5天内的攀登珠峰的天气,并适时介绍有关攀登珠峰的天气气候知识。在全国人民和世界登山爱好者面前,再一次验证了关于“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气象条件和预告”论文中的某些方法和结论。其中,根据历年5月宜于攀登珠峰的好天气时段的变化特点,根据5月不利于珠峰登山的天气系统与云系变化的关系,我在5月13日预测“5月16-18日没有登顶好天气”,我的预测与瑞士等国气象台预报相反。天气实况证明了5月16-18日的天气不宜登顶,我国和外国登山队于5月15日从7028m菅地下撤到6500m营地待机,在5月16-18日,珠峰南北两侧没有人登上珠峰。后来,各国登山队于5月20-24日纷纷从珠峰北坡和南坡登上了珠峰。
   说真话,无论是我国登山界朋友过去对我的鼓励,还是我在“澳的利2003,站在第三极”实况直播活动中预报的成功,都只能作为鞭策我前进的动力。要认识喜马拉雅山区的天气变化规律并进一步准确预报它的变化,为登山者服务,确实需要长期地“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过程。所谓“登山天气预报的诸葛亮”即使存在也是暂时的,有条件的;若不进一步认识不断变化的天气气候状态,进一步掌握其变化规律,所谓“诸葛亮”也会变为“臭皮匠”了。